<
管理学院招生网
最新公告MORE>> 
 
 
通知公告
首页 > 通知公告 > 正文
南方都市报|广工有一群收集“麻烦”的学生
发布作者: 发布时间:2017-06-20 浏览次数:

互联网时代,人人都可以是舆情场。高校学生的舆情工作怎么搞?广东工业大学学生会居然有个部门专门收集“麻烦”,而收集者正是学生们自己。这些学生们收集的舆情可不是摆花架子,他们每月一期形成专门的舆情通报,送到每一位校领导的桌面上去。


---谁是责任人 逐条写清楚


这个专门收集学校、学生舆情的部门叫“民主管理服务站”,是由广东工业大学学生会联合三大校区各个学院学生会共同举办的定期的持续性的服务项目,他们以服务学生为宗旨,以“舆情”、“民主管理”为核心,最终目的是为学生提供民主参与学校管理的平台。


为什么要搞这么一个服务站?源头确实是在“问题”的反映渠道上。


“曾经在一段时间内,学生想反映一些学校事务,但渠道不够畅通,学校有关部门并没有接收到这些问题。因为这种信息的不对称,反而发生一些问题。我们才发现,应该要有一个组织,来收集学生们的各类问题,再提交给学校的有关职能部门。”广工团委书记张育广说,服务站的雏形起源于2013年,当时是由学生会和研究生会来挑大梁。“我们每个月会编辑一期《学生会舆情通报》,里面是最近的若干问题,提交给学校有关职能部门,同时送一份到每一位领导的桌面上。”


南都记者翻阅了2013年的舆情通报,发现很多问题都很细致,包括食堂的卫生问题、寝室的卫生死角,甚至哪条路上路灯不亮了……和学生的生活联系非常紧密。每一条后面都会注明,请某个部门关注。
这么细致的问题都是怎么收集来的?“我们有个权益委员会的平台,联合各个学院,直接联系到各班班委、生活委员,然后再通过微信群、Q Q群,定期收集舆情。”土木学院的大三学生吴泽洪已经负责了三年的舆情收集工作。


“这样,部门回去就会解决这些问题。解决后,我们再形成一个统计。在下一期就会反馈,哪几条已经解决了,哪几条没解决,哪几条以后会解决。”如果一条问题反复得不到解决怎么办?“那我们就会直接提醒这些部门引起注意。”学生的问题 由学生解决。“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也是很怕上这个。”张育广直言,广工尝试让学生来收集舆情、管理舆情,第一步迈出得十分小心翼翼。“我们的目的是想让学生形成一种意识,你是可以用正常的渠道去维护自己合理的权益。”


吴泽洪坦言,最开始,自己面对各种各样的舆情,也有烦躁的时候。“有很多同学一投诉就觉得要解决问题,但没有想过解决问题是需要时间的。明明你已经在努力帮他解决问题了,可你还需要去解释。其实,很多舆情就是个互相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只要肯坐下来谈,都有解决方案。”


吴泽洪说最近学生会就刚解决一单舆情。“现在流行外卖,很多校内送外卖的组织都集中在宿舍楼下区域与校外的外卖机构进行交接,很容易影响交通。”学生会想约这些送外卖的学生组织商讨解决方案,可刚一提出要求,各类学生组织就觉得是不让大家吃外卖了,迅速产生了抵触情绪。“其实后来把情况说清楚,然后我们也划定一些人比较少的区域,给他们做交接点,很顺利地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上个暑假,也发生一单舆情。大学城的热水公司要进行管道维护,很多留在宿舍的同学就没有热水用了。”自动化学院大四学生何骏浩也经历了一单热点舆情的解决:“很多学生通过公众号向我们反映情况,我们也迅速反馈给学校老师,去跟热水公司协商,最后商定,热水公司开放某一个时段,正常供应热水。”何骏浩说,这场舆情的顺利解决,也受到广大学生的好评。


“所以,我们从最开始的担心,到后来发现,其实让学生管理舆情,真的是可以推动实际工作的。所以,现在基本都是学生在做,学校只是进行把关。”张育广说。


---舆情通报越做越薄


连续做了5年的舆情通报,这两年,纸质版的舆情通报明显越来越薄。南都记者翻阅了2013年的舆情通报,每期大概都有十余页,可到了2016年,基本上就只有四五页了。舆情越来越薄是因为问题越来越少了吗?“其实不是,是因为学生对于解决问题的渠道越来越了解了。”吴泽洪说,民主管理服务站的终极目的并不是为学生们解决问题,“而是让学生们知道,哪些问题应该找哪些部门去解决,现在很多学生碰上问题,会去相关部门的网站上留言,问题直接解决了,就不用走舆情的通道了。”“现在,学生对这个畅通渠道方面非常认可,学生会也把生活部改成了权益维护部,专门服务同学们。”张育广说。


那么,学生中如果一旦出现突发的热点舆情怎么办?“一旦发生,学生干部首先要收集到更加详细的信息,做研判,舆情产生是哪方面的问题,是教学、后勤,还是学生心理?分类完之后,及时反映给学校有关部门,按照学校预案去处理。在这一过程中,学生会的作用是利用自己的公众号、微博,对学生群体进行正面引导。”张育广说。
对话
收集舆情 百忍成钢
南都记者:收集舆情过程中,会不会遭遇同学的不理解?
吴泽洪:大一的时候会有些不习惯。有些同学一点小问题就来找你,还会调侃你就是捡饭卡的。有时候的确很烦,这些情绪需要自己消化。现在就百忍成钢了。
南都记者:现在很多学生有问题直接就发网络了,舆情会不会很难做?
吴泽洪:其实很多时候就是学生沟通了一些部门,没得到反馈,学生的情绪就会很激动。有的人情绪来了就直接在自媒体上发泄,我们一了解到这些情况就会去沟通。其实沟通完,效果一般都是好的,因为没有学生不愿意沟通的。没有一个人是不想学校变得更好的。能有好的解决方式,大家都是愿意接受的。
南都记者:收集舆情这么繁琐的工作,为什么不去尝试其他实践机会?
吴泽洪:这个工作确实繁琐,属于默默奉献型,但可以接触到各种各样的同学,各种各样的事情。现在我做事情,心态就好多了,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也会得到提升,在学生时代,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不会感到后悔。
南都记者:学生做舆情和老师做舆情有什么区别?
何骏浩:当你去做沟通时,你个人是可以影响到整个学校的学生状态的。如果缺少我们,老师直接上,学生会有排斥感;大家都是同学,他们就会愿意把诉求说出来。他们的心声就是需求,我觉得这个工作是很有意义的。
采写:南都记者 尹来 实习生 王彤
通讯员 詹勇 朱小翠

链接网址:http://epaper.oeeee.com/epaper/G/html/2017-03/28/content_17424.htm#article

CopyRight © 2014 School of Management,GDUT. 广东工业大学管理学院招生网
CopyRight ©  广东工业大学管理学院招生网 版权所有    电话:86-020-87083017 E-mail:glxy@gdut.edu.cn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迎龙路161号    邮编:51052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